當前位置 : 中醫|西醫 → 文章正文

                  趙忠祥饒穎案的幕后故事

                  來源:本站整理| 作者:佚名 | 時間:2020-10-12 13:01:45

                   2004年春節前的農歷尾月十九下戰書3時,我在北京中心電視臺1號演播廳明星休息室,正在采訪“2004年春節晚會節目彩排”。忽然,一位操“京腔”的中年婦女,靜靜拉了我一下手,小聲對我說:“你是不是成都那個很聞名的娛樂記者杜恩湖?”我點了拍板:“是,你有什么事嗎?”

                  她確認我的身份后,便小聲對我說:“趙忠祥有重大作風問題,他養了一個情人叫饒穎,這個女人是我的朋友,饒穎籌備找趙忠祥打官司!我把第一手材料給你,你敢不敢報道?”說著,中年婦女從包里拿出一疊材料拿給我看,我翻開一看,大吃一驚,這是一份女醫生饒穎控告趙忠祥如何迫害她的具體材料,字字句句充斥辛酸。我細心看了好幾遍,心中一萬個不相信:兩天前,我才和趙忠祥在央視梅地亞咖啡廳喝茶,念叨一個書稿問題。趙忠祥是“中國第一名嘴”,他長得慈眉善目,又是文明人,對人無比和氣,我們認識交往已十多年了,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在京城趙家樓一個偏遠的小街上,冷氣逼人饒穎趙忠祥,我給趙忠祥打了一個電話,把女醫生饒穎所寫的資料,全體“抖”給了趙忠祥。趙忠祥聽了顯得很安靜,不七竅生煙:“這個女人很壞,長期電話騷擾我,我根本不認識她!她所說的內容,全是辟謠!毀謗,你千萬不能登,省得咱們好友人之間打官司,她已到處亂告我良久了!不理她!她就他媽一個無業游民。”

                  電話停止時,我三次問趙:“趙老師,你到底認不認識饒穎?”趙都堅稱:“我真的不認識這個什么女醫生!”

                  回到成都后,我將饒穎與趙忠祥的“悲慘遭遇”材料,壓了整整三個月,始終沒有公開報道。憑直覺,我感到趙忠祥必定是一個很正直的文化人,而饒穎是一個想借趙忠祥的名氣,訛詐錢財的“瘋女人”。

                  5月初,上海某報領先報道了饒穎的爆料,其內容與中年女人交給我的“悲慘遭遇”材料截然不同。此時,我仍相信趙忠祥,此新聞相對是假的。當天,我依據趙忠祥的采訪,立刻寫了一篇否認上海某報的稿子。

                  誰料,第二天晚上,饒穎給我打來了電話,她對我左袒趙忠祥十分惱怒,在電話里放聲大哭?拗、哭著,饒穎冒出一句四川話:“我太可憐了,為了趙忠祥,極速賽車微信群是騰訊公司推出的多人聊天交流的一個平臺,可以通過網絡快速發送語音短信、視頻、圖片和文字。用戶可以通過微信與好友進行形式上更加豐富的類似于短信、彩信等方式的聯系,我得了一身病!趙忠祥這個千刀萬剮的,耍了女人不認賬!”

                  “你是哪里人?”

                  “我是四川資中縣人。”

                  一聽饒穎是四川人,我心里“格登”一下,便用四川話問她,與趙忠祥交往的前因后果。

                  為了證明饒穎所說的與趙忠祥來往的實在性,記者即時問饒穎:“能不能機密回一趟四川饒穎趙忠祥,讓我直接會晤采訪?食宿交通用度,由我出資?”

                  第二天晚8時,國航飛住成都的班機誤點達到。饒穎身穿一套淺色休閑裝,情態憔悴呈現在成都。在一家火鍋館里,饒穎背靠背講述了與趙忠祥7年交往的故事,并拿出了與趙交往的錄音帶。

                  第三天,饒穎為證明自已所說的全是真話,要上峨嵋山,當著菩薩的面,向記者講趙忠祥的真事。中午時候,在峨嵋山報國寺,在佛教音樂聲中,饒穎仰望蒼天,極速賽車老群運動賽車運動分為兩大類,場地賽車和非場地賽車。起源距今已有超過100年的歷史。最早的賽車比賽是在城市間的公路上進行的,在菩薩面前長跪不起,泣不成聲,怒斥趙忠祥,報國寺的幾個和尚看見了,馬上趕來相勸,最后,和尚用佛教理念,才好不輕易把饒穎從地上勸起來……

                  經再三核實,饒穎確切認識趙忠祥。但當晚,記者再問趙忠祥,趙忠祥根本沒有把她放在眼里,以一副“聽憑風浪起,穩坐釣魚船”的姿勢,堅定宣稱:“我不認識饒穎!”

                  一邊趙忠祥是我的朋友,一邊饒穎又是四川老鄉,送饒穎分開成都那天,我決議以朋友的身份而非一個記者的身份在他們之間調劑。我問饒穎:“你說瞎話,你到底要趙忠祥干什么?”

                  饒穎流淚說:“我為趙忠祥付出了7年情感,落了一身病,什么也沒有,為了生存,我只想現在和解,我只有求趙忠祥為我在北京買一套二三十萬的舊屋子,開一個小診所度日就行了,趙忠祥經濟不艱苦,他到全國走一趟穴,主持一個晚會,就能掙到至少10萬,走兩趟穴,錢就回來了。為了保住趙忠祥的聲譽,我還樂意為他在全國媒體眼前認錯,說自已是假造的假消息。”

                  饒穎所坐的飛機從成都雙流機場一騰飛,我就用電話把饒穎想當初和解的主意跟請求告知了趙忠祥。趙忠祥一聽,很憤慨:“饒穎她在做夢嗎?我基本不意識她!”

                  我幾回與雙方打電話,盼望雙方和解。但怎么盡力,趙忠祥就多少個字,我根本不認識她!調停終于失敗了。又一個月后,對趙忠祥已經掃興的饒穎,便拼命頻頻在北京媒體公開露面,不停地在北京向媒體“爆料”與趙忠祥的新聞,公然播放她與趙的交往錄音,只管7月12日,北京二中院對“欠款案”下達了裁定書,趙忠祥第一回合小勝,但饒穎所爆出的“猛料”與趙忠祥的情案的辛酸故事,極速賽車信譽群是一個漢語詞語,拼音為xìn yù,意思是信用和名聲,誠實守信的聲譽,指依附在人之間、單位之間和商品交易之間形成的一種相互信任的生產關系和社會關系。信譽構成了人之間、單位之間、商品交易之間的雙方自覺自愿的反復交往,消費者甚至愿意付出更多的錢來延續這種關系,悲慘遭受,讓許多始終不信任趙忠祥會有“風格問題”的讀者們緩緩搖動了。特殊是老趙所說的話:“我就是跟你認識,不即是我就跟你上床了;我跟你上床了不等于導致你懷孕了;你懷孕你就去做人工流產,這跟認識不認識有什么關聯呢?”一聽這些,最后連很多記者也動搖了,連我也動搖了……


                合作伙伴: 開心笑話
                Copyright 2010-2012 大戲院論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如需合作請聯系站長
                技術支持:FXT
                澳客彩票官网